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我是教主的奴隶
我是教主的奴隶
—空气中飘来那股,既是温柔又像会使人心痛的甘美花香。不知不觉中,和结界里满满的香甜奶香,构成一股令人沉迷的怀念香味。_ 我的脑中,也开始浮现一些回忆额啊。

  细数起来,让弥生和千早跟在身边,至今是第三个年头了吧啊刚还记得那时,神那教教主?神无月成实,在将我捡回来的几个月后,将我召到总本山?我照着命令,到了教主所在的地方。那是一栋古老的建筑. 褐色的外墙多处亀裂,四处爬满了藤蔓,像是要包围屋子似的,杂乱无章地攀附在墙上。

  然而,即使这栋屋子看似老旧,却散发出一股长期有人居住的氛围。推开了门,出现在眼前的,是教主疲惫的背影。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教主终于转过头来。

  他的双眼,早已满布血丝,原本应该呈现白色的瞳孔,变成了一种承担着巨大责任的血红. 显然地,教主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好。分啊X教主挥了挥手,要我走近一点. 哦为了新时代的建立,修伊?爱尔萨德,你额能杀人吗?

  他的语调,沉重却又哀伤,沉稳却又不忍。

  教皇国多路进攻神那教的领域,身为教主,自然得统领教众与之奋战。然而,巨大的战力差,导致前线接连吃了几次败仗。小谷、一乘谷、朽木谷遭到占领,教皇国的马蹄开始侵入。

  偏偏盟友?蓝月王国,又因为王室连绵数月的内斗,没办法指望他们。鲜血、愤怒、悲伤,却已经没有退路,只能选择一样的路走下去。这股压力,想必将教主压得喘不过气吧啊哦教主就这么说出深藏于胸中,却一直不想说的话。到或许,你还没有办法忘记,往昔的时光,托尔巴斯的人们,还活在你的心中。可是,你肩膀上肩负的责任,并不是只有他们,还有生存在这个世间的所有人。你说过,你不想让悲剧再次发生,那么,我想要你把力量借给我,为了神那教,为了这个世间额教主再次转过身去。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颤抖答额一滴一滴的清澈液体,从教主的头上滑落。被灰尘厚厚覆盖上一层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细小圆形。然而,流泪的人并不是弱者。他已经做出了抉择。富z富[ 所以,教主再次转身面对我。我已经看不到他的犹豫,只能感受到额那份内敛的坚决.

  漂亮的藉口,已经没有必要,毕竟,这是杀人的勾当,没有什么光荣可言。

  你明白,虽然这是讨厌的任务,却一定要有人来做,如果想改变这个世间,就只能选择挺身而出。为了保护而杀人,为了破邪而杀人,为了和平而杀人,为了救人而杀人额即使这是多么地荒谬额」教主一字一句说着,甚至,为了不在我眼前失态,他还紧咬着牙,紧忍着胸中那股额几乎溃堤的愧疚。刚违背故人的誓约,的确很不好受。直到今日,故人烧得焦黑的尸体,那副画面,仍然历历在目。

  为了故人寄托在神那教的理想,不得不这么做。忍受着悲伤,将其化为疯狂的正义额不就是这么回事吗?这也是一条无法逃避的路……教主对着我低头,声音之中,满是浓浓的歉意……为了建立新时代,为了不让牺牲白费,为了弔祭逝去的灵魂,为了令你自己活下去,为了保护重要的人额我再问一次,修伊,你能杀人吗?我点了点头.

  分自此之后,我的生活,一直都是很单纯。

  红色的鲜血,填满了整个天空。

  或许应该说,既然生存于无尽的腥臭血海,「颜色」这个名词,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我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挥舞着手中的刀,去摧毁路上的每一个敌人。为了神那教额为了让所有人能够安心活下去额:为了不让那次的悲剧再一次发生额我认为,这种生活会继续过下去。虽然枯燥无味,但我没有逃避的理由。

  至少,在达成目标之前,我是没有机会放下兵器吧啊刚,日复一日额} 「对你来说,杀人,究竟是什么感觉?曾经有人这么问我,那是一个即将断气的垂死者。每个人都有千百种理由,那是他们之所以活在世上的根据。此,若是让我去了解要杀的人,我可能会感到犹豫。如果一开始就不了解,又何来犹豫?又何来感觉?啊既然如此,我只要听从命令,做我该做的事他不相信我说的话,尽管那是真话。

  补了一刀,结束他的生命。然后,等待着下一个命令,去杀我要杀的人。是一个人?几十人?几百人?还是挡住一支军队?继承着过往的愿望,如果能让他们安息额破邪显圣.

  我只要遵循着这个目标去做就好。即使跟真正的自己相去甚远额。

  直到,三年前的那一天。

  教主的命令下来,月夜野家族和近卫家族,归程途中遭到教皇国围攻,危在旦夕,要我前去解救。由于当时主要的几支军队,都正在教皇国的圣部队作战,一揆众本就居于劣势,无法抽出兵力支援。W两大家族在神那教的地位相当特殊,历史悠久,几百年来,两家的家主一直有机会当上教主。到?刚然而,他们却居于教主左右,长久的时间,一直甘愿遵从初代教主的嘱咐,担任着守护职位。不去争取该有的光荣,不去强求该有的位置,不去突显该有的名声,不去争夺该有的代价. . 分他们所做的一切,就只是默默守护着神那教。所以,两大家族对于神那教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存在。

  换句话说,如果两家的家主出了什么事情,对于神那教的士气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啊。

  接到命令的当下,我也没有想太多,立刻出发. 毕竟,两位家主不能有失,这是最重要的。否则,噩耗传出,一揆众的士气势必大幅滑落,前线的部队可能就此崩溃。是额我没想到,当我赶到的时候,竟是这么一幅景象。_ 我所看到的,人人衣服整洁,精神饱满,根本没有交战过后该有的模样。\ 甚至,两个家族还围着营火烤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之后的发展,才让我明白这是个圈套。

  听到两位家主说的话,我立刻喊了出来。刚 _哪尼富日语发音刚?要我把弥生和千早收下?干啊开什么玩笑啊刚当时,我有苦说不出,想尽了各种理由推拖。

  两个男人,简单明瞭,这样对我明白宣示。

  喂,那是你们的女儿耶?就这样直接塞过来?我抓着近卫家主的领子,直接问道。「额长近,这是怎么回事?

  「额大概是那个吧啊漫画不是常看到吗?女孩子突然造访,然后就住在一起的那个额叫做什么?叫后宫对吧啊对,没错,就是那个。」长近,由我来说吧啊」看不过去的月夜野家主,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将长近给放下。

  我用着杀人般的眼神盯着月夜野鑑连. 如果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额多_我一定会让你们死得很惨额很惨额,修伊,先把刀放下额你想拿着也行,但是别抵在我的脖子上额挖干净你的耳屎,仔细听好。

  「那就快点说啊啊」「弥生和千早啊,可是约定中的女孩子喔啊」鑑连的表情十分得意。

  「好啦啊老子今天就大发慈悲再多说一次,弥生和千早啊,从现在开始,就是属于你的东西,属于你的女人,属于你的奴隶,给我认清事实,乖乖接受吧额呜咕啊」我重重的一拳,直接轰在这个脑袋出了问题的人身上。「干麻忽然揍我?你是某个暗杀拳法的继承人吗?」啰唆啊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有听过啊事先也不知情,你这混蛋在说些什么啊?啊?可是我有跟教主报备过啊啊他没有告诉你吗?啊?

  你说啊啊」

  这次换成我的脑袋遭到强力重击。「痛额没有啊完全没有啊教主还要我帮忙教导礼丽绘耶啊」「就算是这样,我现在不是好好跟你说了吗?」「这算是好好跟我说吗?去你的啊」这次我对准月夜野家主的脸,使出飞跃侧踢。「呜喔喔喔喔,好一记踢击啊额修伊?爱尔萨德,这么可额爱的女孩子要送给你,而且不只一个,买一送一,这样好康的事情,竟然还不敢面对,你到底有什么不满?

  我吃了一记岩石落炸弹摔。^ 撑着受到强力冲击的腹部,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我绝对不能就这样被说服啊多 [富分「痛痛痛额哪有老爸帮自己的女儿拉皮条的?

  况且,你也考虑一下我的身分行不行?我只是个幕后杀手,除此之外,我在神那教根本没有任何身分啊别自做主张给我困扰啊」干啊两个女孩子送给你,随你搓圆搓扁,还是要玩美少女梦工厂,一切悉听尊便,你竟然还临阵退缩,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啊」「这种事最重要的是当事人的意愿啦啊」[ 听到我这一句话,鑑连脸上的笑容立刻邪恶化。喔?这么说,只要弥生和千早说好,你就没有问题啰?」看着鑑连抓住我刚刚的语病反问,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可是,我的脑中涌出一股感觉. j1刚B啊l果然,鑑连把两个萝莉拉到我的面前,说着。

 「弥生、千早,过来跟你们的主人打声招呼。,这是修伊大人吗?」到分到几个幼女各自做出不同的反应。鑑连的表情相当暧昧。看到这副情景,我立刻恍然大悟。额喔喔,喔喔喔喔喔,鑑连,他妈的胡说什么啊啊「对,修伊?爱尔萨德,他就是你们的主人。弥生,还有千早,如何,你们做好准备了吗?」听到鑑连的问话,两位少女毫不迟疑的点头.

  我用着毕生最快的速度,想要就此永久性的,把鑑连那张臭嘴给黏住,让他从此开不了口。「修伊,你给我闭嘴啊」鑑连将我的抗议甩在背后,再次对着两个萝莉说着……这时,他的眼神相当的真诚,那是做为一个父亲特有的神情。

  「弥生,千早,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父亲还有长近,不会勉强你们,这是关系到将来的一生,你们有权考虑清楚」多M富g。哦?最后,我只能期待弥生和千早出口拒绝. 对于一个幕后的杀手来说,带着女人可是有各种不便啊啊多 ^可是,两个萝莉不知道被灌输了什么话,竟然不是拒绝,而是同意,而且还是逼问。

  「难道说额父亲打算反悔吗?」啊j「额富眼露凶光刚」;i刚两个萝莉各自瞪着自己的父亲,那眼神里蕴藏的气魄,相当近似于杀气。文行天下富两位家主获得了明确的答案,将女儿推到我的面前。到「那么,你们就去跟主人问个好吧。「是啊」两个萝莉睁着明亮亮的眼眸,走到我的身边。

  身着巫女装扮,两手伸出三根手指轻触地面,同时低下头. 主人,月夜野弥生在此跟主人约定,献上契约的印记。0m到 |接着,弥生一翻身跳了起来,将嘴唇贴到我的嘴上。

  瞬间受到抓住这个机会,千早也抓着我的头,将嘴唇直接印上来。富没错,就是那个叫做「接吻」的名词. 就最后,两个萝莉投入我的怀中,像是要跟我融为一体似的,如同树攋一般,紧紧抱着我不放……轻柔的触感和若有似无的重量感,透过肌肤的接触,让我感觉到她们强烈的决心。拨开遮着脸庞的浏海,我所看见的是,两个萝莉,真诚和信赖的笑容。额无法逃避这种目光啊。从今以后,弥生要永远跟着主人,请主人多多指教了额?」「额富点头点头点头刚」0[ 我看向莫名奇妙跳起敦盛舞的两个家主。事到如此,我也不能拒绝了。

  只是,有句话我要问清楚。

  鑑连,「主人」是什么意思?」鑑莲和长近相看一眼,然后像是彼此说好,眼睛眨了一下。

  就是代表发号施令的人,毕竟,你要负责教导他们,如果不能完全遵从你说的话,训练就没有效果吧啊」「真的是这样吗?长近?」「额对,没错. 」长近的眼神飘走了,那副表情,我隐隐感觉到他有点心虚。

  就这样,我的生命之中,就此多了两个女人同时,我的内心,也不知不觉产生了变化额刚 `弥生和千早,在神那教的各项资质上,的确也无话可说. ` 只要教过一次,她们就能立刻学起来。我还记得,鑑连和长近跟我说好,在锻炼完毕之后,就要让两人回去的。多b既然,有了这个约定,我就将自己所知道的神道和阴阳道,毫不保留的教给她们。

  在摩尔那场战事后,长近捎信来说,要求让她们回去一趟。虽然修业尚未结束,家族的情谊却不能忽视,父亲想要看看自己女儿,这个要求合乎常情,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同时,我也跟着她们回去,好久没回去江户了,算是放松一下心情。人个刚N我后悔了,早知道我应该紧紧看着她们才对额一时大意的结果,导致现在我随时被榨汁富?刚的窘境额就弥生的精神,已经开始进入奉仕暴走的状态. 口水混杂着母乳滴落的声音,构成一阵迷人的声音。

  在含着肉棒的巫女身旁,还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穿着相同巫女服的少女,近卫长近的女儿,近卫千早。一双漆黑无暇的眼瞳,千早面无表情,从弥生开始逆推之后,她就这样守护着我们两个。

  经过严酷锻练而成的翩翩细腰,红色裤裙与纯白巫女服连接着的,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纤细尺寸。千早的腰间,系着她的爱刀「止水」,左手紧握刀鞘,右手则放在刀柄之上。静如止水额就如同刀名一般。垮裙之下唯一露出的脚尖部分,也被白色的分趾鞋袜所包覆。

  左脚往前半步,千早摆出近卫神鸣流的临战姿态,执行着守护的工作。

  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她的容貌一点也不逊于弥生。即使这样静静看着,也能感觉到那份美丽,足以令人心动。

  富分尽管结界里的气流循环,保持着凉爽的温度,千早却像是没有感觉,整个人定在原处,不只没有流汗,甚至连眉毛都不动一下。到自始至终,千早就保持着这个架势。就如果巫女服没有因为微风而飘动着,就真的会使人以为是一座栩栩如生的完美艺术品。

  早的头发颜色跟眼睛相同,是仿佛闇夜星空般的优美,找不出一丝分叉,随着身体的凹突,柔顺的垂过腰际,延伸至臀部之下。

  值得一提的是,弥生的发色,简而言之,就是凝冻的火红. 两人两种分处极端的颜色,正好成为一种强烈的对比。然而,弥生和千早的差异,却是互相衬托,又是互相合作,将彼此所能表达的美感发挥到极致。

  沉睡在巫女服里面的,是比弥生更为突出的胸围,即使用了「巨乳」两字,也不足以形容那份规模。] 据说,当人看到压倒性的光景时,会陷入失去语言能力的情况。用千早的胸部来说,正好可以证实。这个世界真是辽阔啊。 [我还记得有人看到之后,吓到腰闪到的额:就算千早将背对着我,却仍然可以看见部分的乳丘,和巫女的呼吸构筑出奇妙的节拍,一上一下轻轻晃动着。看着这副景象,我也不禁自问自答额那东西额既柔软,又有弹性,随自己高兴变换着形状,仿佛要将手指吸进去的触感额。

  千早将手搭在「止水」上头,身体必须稍稍往前倾,那对光是远观就能感受到沉重份量的果实,就像是几乎要满出来一样。千早担负着守卫责任,灵动的双眼保持着警戒性。在她的一步半范围内,形成一种绝对领域。

  看她的动作,仿佛就是一种舞蹈的美感。

  然而,千早所流露出的气势,却又令人胆寒不已。只要有人胆敢接近我的身边,她绝对会将之一刀两断啊这不只是说说而已,千早下手,可是跟我当幕后杀手的时候一模一样啊同时,在斋宫多次的战斗之中,从幕后走到台前,她也不辱近卫家族之名。现在的千早,早已经从幕后杀手退役,变成神那教所向披靡的头号战将。她的容姿,彰显着仿佛圣女般的高洁气质,将巫女的神圣之意,做出了百分之百的诠释。就从她的身上,看不出丝毫的颓废或荒淫的气质,这也是因为在不动的外表和举止之下,拥有着共通的心灵特质吧啊。

  ^ 也难怪斋宫的巫女总是怀疑,那一副奢华──或者该说是纤瘦的身体,究竟何来这种力量?

  在弥生奉仕时,千早就负责护卫. 反过来,千早贴在我身上时,弥生就要乖乖守在一旁。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竟然订下这种规矩,全心全意的付出,就只是为了她们的主人。也就是说,不接受她们的话,我心里就会有强烈的罪恶感。──说实话,这有点像是拷问。多张开的结界,原本就是为了防止有什么特殊状况,是一种半永久性的结界。既然如此,结界本身就具有极强的防御性,只要待在里面就很安全,并没有守卫的必要……况且,比起美貌的巫女,我光站在她们身边,焦点就全被拉走了,还有谁会注意到她们的主人呢?刚N,所以,我多次告诉她们,希望能够暂时放下守卫的工作。但是,对于这点,她们却是意外的坚持。就T除非我让两人一起做爱做的事,她们才愿意放下武器。刚K否则,当她们用身体服务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人负责守卫.

  讲也讲不听,因为血统的关系吗?神那教的人,个性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个讲好听点,就是有自己的原则,择善固执。难听点,就是顽固到底,说了也没用。到「千早,稍微休息一下吧啊」[ 看着巫女的背影,我虽然已经知道答案,还是问了一句。千早听了之后,可以感觉到她非常高兴,从衣摆下露出的指尖,抽动了一下。刚L可是,她的头部却是左右摇晃,明明白白表示拒绝.-这名如同清水一般澄澈透明的少女,继续执行着自己的工作。 [「唉额」啊个到H到分富K一如预料中的反应,千早不接受休息的命令。:m,a2I刚W面对这种情况,自己也只能苦笑以对。

  彪炳的战功,就是在这种心理下建立起来。虽然可以感觉到千早对于我刚刚的问话,有着陶醉与喜悦,但是她仍旧没有放松,甚至还将注意力提高一个档次。

  除去必要的生理反应之后,千早安静的一动也不动,只是仔仔细细警戒着周遭的每一个举动。,个啊──就算是牺牲奉献,难道不替自己考虑一下吗?

  在她们的心里,完全没有对自身的一点保留,这也是血统的通性吗?如果她们能够正常一点,我还比较好应对啊额。

  我将视线拉回,对着天空这么想着。

  「呜额吸呼额咕噜咕噜额好好吃额嗯?主人额请问主人在想什么呢?」啊弥生的声音忽然响起。思绪被打断,回到现实,这时我才注意到弥生嘟起了小嘴,用着仿佛要穿透身体的眼神望着我。

  噗啾噗啾的声响,跟着问话一起传入耳里. 「有哪里不舒服吗,主人?」「没、没有」弥生吐出了肉棒,来不及咽下的口水,带着迷人的香气,从樱花色的嘴角流下,温温热热的滴到乳沟上头额母乳与口水构成的液体,从唇瓣连结到龟头,一条透明的丝线,在半空中闪闪发光。个服侍着主人,主人却没将心思放在自己身上。气呼呼的双颊,目不转睛的表情,明显诉说着少女心中的不满情绪. 就l,唔啊那就请主人专心一点啊现在是人家奉仕的时间耶额弥生想要奉仕主人额真是的,难得回来这里,弥生和千早才能跟主人独处的说额」少女已经陷入了奉仕的暴走状态. 浏海覆盖着的眼神,就跟她的发色一样,散发出强烈、且不容质疑的气势。人分好可怕额,我摸着弥生的头发,像是安慰一只小动物一般向她道歉。文行天下多个就弥生用力抱紧我的身体,并闭起眼睛。

  她很喜欢我抚摸头发。

  只要弥生一生气,就这样摸着她的头发,可以让她平息下来……所以,她闭起了双眼,一副很享受自己被我抚摸头发的模样。

  仿佛敞开了每一个细胞,藉此感受着我的体温,好似不愿遗漏手掌在红色发丝上,每一刻的轻柔游移。少女渴求着契约之人寄托的柔情,仿佛得到了温暖和滋润,心中的些微不满,早就烟消云散。一会儿之后额,「谢谢主人,弥生感觉好好,嘻嘻额那么,接下来就换主人啰额?咕噜咕噜额嗯额吸呼额」看到我把视线转回自己身上,弥生满意地笑了笑。

  同时,她开始加大了动作,乳头上渗出的白色母乳,如同要替深入其中的异物润滑一般,以微妙的角度滑进乳沟。到泛着美妙的香气,肿涨的胸部仿佛大了一圈,少女的眼神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有着埋怨的意味,取而代之的是,满溢心中的陶醉和喜悦。少女奉仕得出神,朦胧的视线中,拼命吸吮着龟头流出的液体.

  双手捧着自己的胸前饱满的乳球,像是在要给肉棒最高级的服务一般,时而压紧,时而放松,源源不断的快感从下腹部直传脑中。滴滴从毛细孔分泌出的香汗,在乳房上俏皮的滚动,顺着美妙的曲线,带着乳汁一同滑下山坡,化为点点细雨洒落。

  呜额胸部柔嫩的触感真叫人感到愉悦。与弥生相反,千早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动摇,站在一旁,静静的守卫,不发出一点声响。

  结界之中,充满了少女的音符。

  口水滑落的声音、乳汁滴落的声音、嘴唇吸吮的声音,构成一种回荡在结界的美丽旋律。尽管没有特意做作,却能交织出最为梦幻的特质,仿佛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内心,分享自己的心情,表现自己快要满溢出来的情感。

  一首首令人心动的歌曲,仿佛藉由弥生的喘息而产生……只有少女的纯粹无暇,方能呈现出这般升华过的美感。然而,这些声音,对千早来说,一点干扰也没有。任由音符飘过耳边,任由柔情穿过心灵。全心全意执行着自己的理念,守护着自己的主人。唯一改变的,只有「止水」的刀鞘,正隐隐闪耀着浅蓝光芒。

  【完】